上市公司虚假陈述索赔律师团
您现在的位置: 证券索赔网 >> 虚假陈述索赔 >> 信披合规研究 >> 正文
贾跃亭乐视残局将谢幕:携28万股东一起“窒息”
作者:李少婷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6/10 2:00:01

  “你们隔夜挂卖盘,运气好可以卖出,几率0.000000001%。”面对6月5日乐视网(300104,SZ,变更简称为乐视退)时隔一年复牌,“一字”跌停的局面,一位投资者在维权群里分享其向券商人员讨教来的出逃提示。

  梦想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这句话可能对人生适用,但对乐视网不适用。乐视网上市10年,从“创业板一哥”到黯然退市,从顶峰时期超过1700亿元市值,到退市整理期的60亿元市值,贾跃亭布下的“生态化反”走向蒸发的尾声。

  本周六(6月13日),贾跃亭所持有的部分被冻结乐视网股权将被拍卖,底价2.51元/股,比6月5日收盘价1.52元/股还要高65%。

  大梦初醒,创始人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获批,融创中国亦不再持有乐视网股权,但乐视网的28万股民仍在跌停板上绝望挣扎,由于立案调查结果未出,不论是对中介机构、贾跃亭还是乐视网,股民索赔都无法启动,股民成了最后的买单人。

  当乐视网最终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财富绞肉机”,曾经的“创业板一哥”早已无法体面收场,投资者即使对于挽回损失不抱太大希望,但也希望监管部门“一查到底”。

  为梦想窒息:

  跌停板绝望逃生,28万股民如何自保

  今年5月18日,新浪微博“乐视网维权小组”成立,几位投资者众筹了VIP资格,开始频繁发声。据核心成员王梁(化名)介绍,这里有145位投资者,组成了1000万股的投资者联合体,按照6月5日收盘价,这一体量不过千万余元,但投资者的损失是目前市值的数倍。

  王梁自认不是个投机者。他最早在2012年4月买入乐视网。当时他被乐视网的版权内容所吸引,在投资之前还花了几十块钱买了乐视网会员,甚至跑到国美和苏宁与导购员交流乐视电视的竞争力。他在约26元/股时买入,随着乐视电视上市,乐视网收获数个涨停板,王梁手中的股票涨至52元/股。随后,贾跃亭“出国”半年,乐视网股价下跌,王梁在约35元/股时清仓。

  2015年大牛市时,不少机构鼓吹“投资乐视就是投资未来”,他在“极端看好乐视网”的情况下投入近百万元买入乐视网,随后公司频繁停牌“躲过”股灾,彼时王梁还曾浮盈60余万元。

  2015年年中,贾跃亭承诺将减持资金借给上市公司经营。“我当时想,‘股灾’时有如此魄力,贾跃亭真是伟大的企业家,全球都没有的。”王梁回忆道。

  2016年下半年,乐视供应链危机出现后,王梁也不是没想过逃离,但随后孙宏斌带领融创中国方面“接盘”,并向市场展现其信心,这给了王梁希望。但没想到,筹划重组停牌9个月后,正在王梁憧憬美好未来时,乐视网接连出现利空消息,11个跌停后,王梁的投入几乎被“闷杀”,实际上,在乐视网跌停第6、7个板时他已经“爆仓”,东挪西借仍没有补上这个“窟窿”。

  因融资买入乐视网而“爆仓”的例子并不少见,一些投资者因此背上了债务。

  述强(化名)在乐视网维权群中自述,其2017年满仓加50万元杠杆买进乐视网,2018年1月乐视网股价连续跳水,述强被“强制平仓”,顶着证券公司将要提起诉讼的压力,述强在2019年还完了“穿仓”的钱,今年才把在乐视网上的损失赚回来。“股票还是买高质量的、分红高的企业,铁公鸡别买了。”经历过乐视网,述强在股市上谨慎了许多。

  2020年6月5日,乐视网进入退市整理期的首个交易日,股票简称变为“乐视退”,以“一字”跌停早早收工,市值仅剩60.64亿元。根据相关安排,乐视网的退市整理期为30个交易日,在没有全天停牌的情况下,预计最后交易日为7月20日。

  “乐视退市整理期首日,孙宏斌60亿归零,28万股东眼睁睁看着跌停板发呆!”一个投资者在乐视网维权群内气愤表示。

  “7.8万的成交额,太恐怖了,这个得多少个跌停才能开板!!!”另一位投资者在6月5日午间发出感慨。

  6月5日乐视退盘面,10亿元以上的卖单和百万元的成交额对比鲜明

  贾跃亭曾说“只有被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嘲笑过的梦想,才有资格谈那百分之一的成功。”对于目前乐视网的28万股东而言,他们正在跌停板上争夺百分之一的出逃机会,乐视网成为名副其实的“财富绞肉机”。“你们隔夜挂卖盘,运气好可以卖出,几率0.000000001%。”一位投资者在维权群里分享其向券商人员讨教来的出逃提示。

  一位投资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乐视网不应对贾跃亭私自以上市公司名义进行的对外担保担责,“始作俑者贾跃亭至今逍遥快活,28万家庭以泪洗面”。

  “生态化反”:曾构建生态闭环一荣俱荣

  “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幻如一丝尘土,随风自由的在狂舞,我要握紧手中坚定却又飘散的勇气,我会变成巨人,踏着力气,踩着梦。”2016年2月,在乐视年会上,贾跃亭登台演唱了一曲《野子》,他说要把这首歌献给所有乐视人。

  这首歌唱罢不到9个月,乐视供应链危机暴发,贾跃亭演唱《野子》的视频被翻找出来,不少追随者都表示“听哭了”。时至今日,在2017年1月上传于哔哩哔哩的演唱视频中,仍有弹幕更新,有人说“正手持乐1s观看”,以乐视粉丝身份报到;有人讽刺贾跃亭“终于成功破产,可以继续融资”,把歌词“踏着梦”改为“踩着雷”——加油声和唱衰声在弹幕中混杂,这也正是贾跃亭本人在舆论中极具争议性的一个缩影。

  从“生态化反”的贾布斯到“下周回国”的贾会计,崩塌始于2016年秋季。2016年11月,贾跃亭在内部信中首度坦言一路蒙眼狂奔带来了未曾预料的后果,他写到,“LeEco(乐视生态)战略实现节奏过快,组织与资金面临极大挑战”,并宣布即日起自愿永远只领取1元年薪。

  “我是全世界上市公司中最穷的CEO,最穷的,没有之一。”水深火热之时,贾跃亭在投资者交流会上推心置腹。在2016年底的中国企业家年会上,贾跃亭顶着压力出席,听众席上热烈的声援压过了负面声音。

  在贾跃亭的支持者看来,这是一个伟大的梦想者没能成功处理危机。他们认为,乐视曾建立庞大的生态体系,并在细分行业都拥有一席之地:乐视影业曾创造爆款网剧《太子妃升职记》;乐视网最鼎盛时,手中的影视版权库占了视频业的半壁江山;乐视电视曾在2015年的“919乐迷节”中三小时售罄,破了京东商城单日单品牌电视销量纪录;乐视体育曾拥有中超、英超独家版转播权,一时风头无两;乐视汽车收购易到,牵手奢华跑车制造商阿斯顿·马丁,投资法拉第未来美国工厂……

  2017年7月,贾跃亭飞赴美国并卸任乐视网董事长,迄今将近三年,仍未回国。三年间,贾跃亭为法拉第未来几次融资未果,不再担任法拉第未来CEO,申请个人破产重组。2019年10月,贾跃亭和甘薇申请离婚,今年初破产公司文件和申请管理公司Epiq Cases网站披露的贾跃亭破产文件显示,甘薇向贾跃亭提出离婚诉讼,主张赔偿损失5.71亿美元。

  这三年间,乐视网亏掉了290亿元,股价从2015年巅峰时期的最高值44.7元/股(前复权价)跌至退市整理期首日的不足1.52元/股。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报道,破产公司文件和申请管理公司Epiq Cases网站披露的一份文件显示,贾跃亭在2019年10月14日提交破产申请文件前6个月,月收入为93810美元。

  无论这是表演艺术家的惊天骗局,还是伟大梦想家的落荒而逃,终点已经不远。今年5月下旬,贾跃亭的个人破产重组获得美国加州中区破产重组法庭的最终确认和通过;6月5日起,乐视网股票进入退市整理期;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也已宣布将在6月13日拍卖贾跃亭部分被冻结股票。自此,贾跃亭身后这场乐视残局也将随着乐视网的退市最终走向落幕。

  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股票将被拍卖 图片来源:京东拍卖截图

  海水与火焰:

  跌入谷底的乐视网和爬起来的贾跃亭

  这样的结局或许是2017年的乐视网从未想到过的,尽管当时乐视网已出现资金链断裂、净利润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等危机,但贾跃亭山西老乡孙宏斌携其所执掌的融创中国入局乐视网,让一众“乐迷”们又看到了希望。

  不过被人称作“白衣骑士”的孙宏斌却并没有为乐视网带来奇迹。在2018年3月召开的融创中国2017年业绩报告会上,提及了融创中国对乐视投资高达165亿元的损失计提,并称:“别再提乐视了,再借他100亿(元),我傻啊。”

  孙宏斌无力扭转乐视网的危局,但他带走了乐视网旗下的核心资产乐融致新。乐融致新主营的乐视电视曾被称为乐视网的“收入奶牛”,而当这一资产2018年被正式剥离上市公司后,仅剩视频网站为主营业务的乐视网更加遥遥欲坠。

  2019年4月26日,乐视网发布了2018年年报,宣告净资产为负的同时也宣告了将暂停上市,此时早已远赴美国追寻造车梦的贾跃亭面对这番景象,却无任何公开发声,徒留当年一句“我会负责到底”让人念想。

  或许正是在这种念想下,去年乐视网暂停上市前的最后时刻,仍有不少股民放手一搏,2019年4月25日——乐视网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股票成交额达9.37亿元。

  然而在暂停上市的一年时光里,乐视网没有表现出丝毫力挽狂澜的迹象。先有包括董事长、总经理、董秘在内的一众高管于2019年接连退出乐视网,后有乐视网办公地差点被拍卖。此外,乐视网面临着多起投资人提起的仲裁。风波不断的乐视网在暂停上市一年之内,从2018年年报的巨亏40多亿元演变成了2019年净亏损超100亿元。

  与乐视网无力挣扎的处境相反,诉讼缠身、迟迟没有归国的贾跃亭在2019年给自己找到了一条“解脱”之路。2019年10月,一个名为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的微博账号带着一份关于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计划的声明出现,正式宣告贾跃亭已在美国法院申请了个人破产重组。

  当时,法拉第未来(FF)官方认证微博账号迅速转发并表示,公司创始人兼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贾跃亭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Chapter 11),此举将彻底解决其在国内的债务问题,不会影响FF公司正常运营,对公司的股权融资和未来IPO将带来积极帮助。

  但这份个人破产重组计划对解决乐视网的困境似乎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反而引发了乐视网和乐视控股方面的互怼。乐视网董事长刘延峰在今年5月召开的业绩说明会上称,乐视网公司债务中贾跃亭担保的金额约90亿元,且这笔债务不受贾跃亭个人债务重组计划成功与否的影响,即使贾跃亭个人申请破产重组成功,这笔债务也无法冲回。

  而乐视控股在5月14日时突然在其官方微信上发声,指责刘延峰所言不实,并表示乐视网债务中贾跃亭担保的金额约30亿元。乐视控股指出,贾跃亭此次的个人债务重组计划中已经包含了乐视云担保案的债务以及乐视鑫根并购基金的连带债务。

  实际上,对于贾跃亭偿债问题,这已不是第一次乐视网和贾跃亭方面各执一词了。而随着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成功,获得四年中国诉讼静止期,但乐视网却被宣布终止上市,进入退市整理期,曾一直对贾跃亭还抱有期待的乐视网股民变得愤怒。

  蒙眼狂奔:

  贾跃亭、管理层、中介机构谁该负责?

  南柯一梦,10年间迅速兴衰成败早已让乐视成为了一个比喻词汇,每当人们在发现一家高速发展的公司突然爆雷,总会以“下一个乐视”来指代这些公司。

  而曾经拥有众多版权,被投资者们看好的乐视网到底为何会走到这一步也是人们无数次谈论的话题。

  “股票本就纸一张,并无价值,价值在它上面附加的故事。赋予价值的人是讲故事的人。承认价值的人是听故事的人。”有投资者在乐视网维权群内安慰其他人,保持佛系。但这并不是维权者中的主流,多数维权者“保持愤怒”,他们认为,这并不是一个愿赌服输的选择,如果投资者买进乐视网股票不是“赌”,还需要“愿赌服输”吗?

  愤怒的投资者认为,乐视网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是贾跃亭带领乐视网蒙眼狂奔时产生的巨额违规担保债务所致。2016年当乐视体育疯狂融资扩张过程中,上市公司乐视网被当作了增信方式。乐视云案件也与此类似,尽管此前乐视网一直想撇清这些糊涂账,但最终,乐视网主要是因为计提了对乐视体育股东及乐视云股东担保案件的负债,导致了2019年年报的巨额亏损。对此,股民认为乐视网的退市是在让乐视网中小股民为贾跃亭“买单”。

  从最高市值超过1700亿元到如今的60亿元,乐视网的颓唐埋葬了无数股东的信任与财富。目前,已有多个律师团队开始收集投资者资料,以在证监会处罚结果出炉后,将以“虚假陈述”为由提起集体诉讼。知名证券维权专家、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李修蛟律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从其团队目前征集的情况看,拟索赔的人数不足300人,初步索赔额大约5000万元。

  李修蛟律师介绍,根据法律规定,可以初步确定乐视网的虚假陈述揭露日是2019年4月29日,由于乐视网2019年4月26日后已停牌,所以初步认为索赔条件是在2019年4月26日前买入乐视网,并在之后继续持有或卖出并造成损失的股民,可以主张索赔。不过,由于目前还不清楚乐视网及贾跃亭信披违法所涉及的具体违规事项,需要等待证监会的调查结论,所以还无法确定乐视网的虚假陈述实施日期,暂时还无法追溯至之前的具体年份与日期。

  “一般来说,证券索赔的依据,是针对欺诈发行、内幕交易、虚假陈述这三种违法行为,目前在司法实践中,最高法也仅对虚假陈述的案件审理出台了司法解释,对其他违法行为造成股民损失的,股民往往维权不易。”李修蛟律师介绍。

  当初保荐乐视网上市,为乐视网背书护航的第三方中介机构,在乐视网退市后是否也需担责呢?

  对此,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解释道,退市本身是不会导致公司自身产生法律责任,也不会导致第三方的中介机构承担法律责任,但是如果是因为重大违法违规退市,或者即使不是因为违规退市,而是其中其他地方存在一些违规行为,如果中介机构没有勤勉尽责,在证监会处罚的前提下,是可以追究中介机构的责任的。

  但在目前证监会对乐视网和贾跃亭的立案调查结果没有公布的情况下,王智斌认为,判断中介机构的责任是不是成立,还为时尚早。“第二个是将来有了结论之后,它的违规事项里边是不是涉及到中介机构,是不是属于中介机构的一个工作范畴?这个也不确定。第三个就算是属于中介机构应该承担的范围,那么中介机构是不是勤勉尽责了?并不是说中介机构他只要给了一个错误结论,他就要担责任,他如果勤勉尽责的话也可以不担责任。”王智斌解释道。

  但这样的局面让股民无法接受。“我相信,这种股市现象,并非乐视网而已,A股投资人不能眼看乐视网无声无息退市了之,还得想想未来自己会否遇到这种情况。”一位大梦一场,承受不起这个结局的乐视网股东如此总结道。

  乐视网投资者“喊冤”

  作为A股爆雷公司的中小股东,成为最终“买单”人似乎屡见不鲜,但纵然投资风险自担,可在信息掌握平衡性、公司治理话语权上,中小股东无疑是弱者。

  去年4月底,证监会出手对乐视网、贾跃亭立案调查,迄今调查结果仍未出炉。在采访过程中,不少中小股东强调,如今血本无归,就算索赔希望渺茫,也希望监管机构能坚持“一查到底”,给资本市场一个交待。

原文链接:贾跃亭乐视残局将谢幕:携28万股东一起“窒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证券索赔网
由从事二十多年法律工作经验的证券索赔律师李修蛟律师牵头创办。律师团队曾成功办理过东方电子、五粮液、科龙电器、佛山照明、勤上光电、亿晶光电、超华科技等一系列上市公司虚假陈述索赔案件。
  上市公司虚假陈述股民索赔律师团队的联系方式是: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地址:广州市天河路太古汇1座31楼
  EMAIL:sugio@vip.163.com
  微信号:13719131860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相关资讯

    新纶科技收到证监会正式处罚,李修蛟律师:股民索赔
    李修蛟律师:康美药业股民索赔条件如何确定?
    乐视网被终止上市 市值曾超千亿
    科技企业专利纠纷背后:IPO折戟、产品全面禁售、负责
    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成立 法制盛邦受邀成为专业咨
    热门专题
    焦点图文

    贾跃亭乐视残局将谢幕:携28万股
    “你们隔夜挂卖盘,运气好可以卖出,几率0.000000001%。”面对6月5日乐视网(300104,……

    李修蛟律师:康美药业股民索赔条
    康美药业于2020年5月15日公告收到了证监会的正式处罚,股民索赔的大幕即将拉开。很多股民感觉困惑的……

    康得新败局始末:从“材料界华为
    这本是一家令国人引以为傲的企业,它们从美国GBC公司手中夺得了预涂膜全球霸主的地位;打破了日、韩、台……
    | 关于本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网站公告 | 律师加盟 | 本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c)2004-2019 证券索赔网www.kdlawy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证券索赔律师: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 李修蛟律师 电话:13719131860
    联系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路太古汇1座31楼、33楼,邮编:510620
    点击给我们发送邮件sugio@vip.163.com
    粤ICP备17150099号-3